這是一個發生在10世紀(也就是1000年)前的故事 ........
1000前,北海道有個叫雪村的地方,那裡無論春夏秋冬,天上都飄著潔白的雪花。
雪村裡,有一戶姓藍雪的鐵匠世家,滅寒的故事,就是從這裡開始。
「爸,你又在幹嘛?」這天,鐵匠的女兒,藍雪玲,正從家門外回來。
「喔!小玲你回來啦!」藍雪鐵匠一面說,一面被上外套。
「你不會又要出去了吧!」玲看著爸爸的雪鞋問。
「是啊!鋪裡的礦路不夠了,得再去採買一些。」
「我也要去!爸你先前就說過會帶我去城裡的,我也要去啦!」玲抱著爸爸的手撒嬌。
「是是是!我的玲公主!小的昋敢違抗聖旨呢!請先去更衣吧!」
「YA!謝謝爸!我去換個衣服就來!」玲一說完便往房間奔去。
藍雪鐵所苦笑了一下,他就是拿這個十二歲的女兒沒辦法。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幾個小時後,兩人各抱著一袋閃著光的礦石往回村的路上走。
「這些可真花錢!這些月藍石,星盈石都是上等貨.....」
一路上,藍雪鐵匠一直滔滔不絕的說著礦石的事。玲覺得自已寧願著袋子中的礦路或身旁的雪地,也不願聽爸爸碎碎念。
突然間,玲的腳被一個冰冰的東西絆了一下。
「哎唷!什麼東西阿?」玲摸著跌疼的腳,一面回頭看著絆倒自已的東西。
一塊有著精緻花紋的銀白礦石,在潔白的月下閃著晶褮的光。
「這是什麼東東啊?」玲伸手撥開礦石上的雪花,使礦石閃出了更耀眼的光
「爸!這是什麼啊?」
「什麼是什麼?」
藍雪鐵匠一看到那顆銀白礦石,眼睛立刻閃過一道光。
「這是雪銀花紋鋼。」藍雪鐵匠一面說,一面將和自已頭差不多大的礦路捧起「但怎麼可能呢?聽說這種花紋綱很久以前就消失啦!
「可是爸,金屬踫到低溫不都會產生脆化現象嗎?」玲碰了碰那顆堅硬的礦路。
「這是種耐寒的金屬,就算在北極冰凍一萬年也一樣不會脆化的。」
藍雪鐵匠這樣說「傳說用這種金屬做出來的鐮刀,削鐵如泥,是不可多得的珍寶。」
在那之後,玲幾乎每天都看著爸爸在鋪中不停的打鐵,而她爸也似乎不知時間過了多久。直到有天,玲回到家時,藍雪鐵匠如雷的歡呼震痛了她的耳朵。
「我終於完成了!」他的聲音大到幾乎可以震碎玻璃的地步。
玲嘆了口氣,一臉無奈的走向自已的父親。在他身後,放著一把精緻的鐮刀。
哇!她忍不住發出讚嘆,伸出纖細的手指輕撫那佈滿行雲流水花紋的光滑刀鋒。
「如何?全用最古老的鐮刀製法打造而成的!」藍雪鐵匠自豪的說。
不知是不是錯覺,玲總覺得在她回頭的一剎那,刀鋒上有一道銀光閃過。
但是那天晚上,有一群強盜闖進雪村,將村內的財物搜括一空,連打鐵鋪中的東西,抱括那把鐮刀,通通都沒有放過。

可是他們並沒注意到,當藍雪一家人躲在角落低聲哭泣時,那把鐮刀上翻出了一隻銀色的眼睛。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第二天早晨,幾個村民在雪山上找到了那些強盜的屍體。他們每人臉上滿是驚恐,身上還有被銳器砍過的痕跡。
幾個月後,玲在雪村的街上漫無目的的行走。
「呼~真的好冷喔!」玲將自已的藍色圍巾拉緊了些。
突然間,心不在焉的她和某個人撞了個滿懷。
「那個傢伙走路不看路啊!」她喊著。
「走路不看路的應該是妳吧。」一個平靜但冰冷的聲音說道。
玲抬起頭,和一個陌生的男孩四目相接。
那雙令人心生畏懼的銀色眼睛,不帶感情的注視著玲的臉。
「是我不對,真是不好意思。」玲用有些遲疑的語氣說。
「沒關係,下次小心點。」男孩一說完,便拂袖而去。
『那個男生是誰啊?給人好冰冷的感覺』
玲看著那男孩的背影,不自覺的將圍巾又拉緊了些。

p.s.下集請去找小舞要~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黓☆ノ影月☪ノ 的頭像
黓☆ノ影月☪ノ

☆死神世界☆

黓☆ノ影月☪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t38d14
  • 9SOnba站§長☆瘋﹂了.性﹎藥品﹎全面﹂-☆買1送◇2

    577Up.coM